是三月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我们和不相投的人保持距离,
又好像是我们骄傲了。



/

恐怕陪伴,是来自时光的馈赠。





/
一日

/
前段时间依靠朋友们解决了一件难以启口的对现阶段而言的我来说不小的麻烦事。算是背上人情债,何况我自认是滴水之恩 当涌泉相报之人。不过问原由,完全的信任我,疼惜我,光是这份情谊已足够我感恩。

/
昨天买了燕麦片,今日买了酸奶,明天需要一些水果,饮食上开始控制自己,少食油腻、辣、冰冷物。这让我很开心。好像可以说是成长了一点,只是对于我来讲。

/
好友邀请我8月4日去看痛仰乐队演出,欣然答允。在正式工作前有大把时间可用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为什么不。

/上个月看完《月童度河》接着重温《二三事》,目前在读《清醒纪》,去年四月份换了微博简介“早晨八点,从南到北”沿用至今,出处便在此书中。入冬前到过杭州,三天不放晴,绵绵细雨潮湿、压抑、却又在撑伞散步在小路上看着被雨水打的绿油油的树木时抿嘴笑起来,坐火车一路从南向北回来,家乡的春夏秋已是一片衰落景象,光秃秃的枝干,空落落的内心。将进三伏天,雨水变得充沛,连续一周的阴天不雨,凉风习习,这样相似的经历,猝不及防被记忆击中了。还有回不去的校园时光,我们擦肩而过的瞬间。

/
晚安。

“我住在北方,难得这些天许多雨水,夜里窗外的雨声,让我想起了南方。”达达乐队《南方》





趙.



進入三月,我想了很多,細細斟酌下來發現我恐怕還喜歡你,表現為會時常地想念你,即使很長一段時間不與你交談不通消息,不知道你的近況,仍在樂此不疲的去猜想、感覺你的生活狀態,不靠近也不遠離,情緒一團糟的時候,你是苦口良藥,使勁兒咽下去就好了,我知道並非所有的故事都能有一個明媚的收尾,何況是還沒開始發展的脈絡,窗外風還在刮,倘若你不介意我偶爾脆弱一下的敏感神經,什麼時候你想回家了,我陪你去過你想過的那種生活。



《百年孤寂》

背影是真的人是假的 / 没什么执着 / 一百年前你不是你我不是我 / 悲哀是真的泪是假的 / 没什么因果 / 一百年后没有你也没有我




聽老人說,乍暖還寒。
可知,又是一年春始。




清冷。

记梦。


|


梦里她怯生生躲在少年郎身后捏着他片角衣袖,过马路时被牵住了手,逆着阳光她抬头望向他,模糊,面容一片模糊,可她就是知道是他,一定是他。承载她整个中学时代懵懂又晦涩所谓喜欢的那个人如今已西装笔挺,骑着单车的少年和十五岁静郁的她永永远远被尘封在了那些年里,如果不是梦,恐怕他们难重逢。醒来她眼角湿润,最后的记忆是少年对她说别怕,没关系。那时知道了这种种牵扯皆是雾里看花,意识开始抽离,依旧没来得及道别,好像他退学离开的那天,得知消息的她站在教学楼下看着他一步步离她远去,此后五年未有音讯。也许,平静着内心波澜,不说再见是最好的告别罢。



||


让我痛苦的是,现在我仍会想念你。
你出现在我的梦里,让我不要哭了,你伸手帮我抹掉泪水,告别的话语徐徐而来,我哭的更凶了,我知道终有一日我们要说再见,不知今日便是。你纵容我喜欢你,你听我所有的牢骚,你就站在不远处,任我如何奔跑都到不了,我不要醒来,昏昏沉沉睡到午时,意识清醒的时候,眼角还挂着泪珠,后来我没有纠缠,我听你说完那些各自安好的话语,我除了哭别无动作,最后你看着我,我抽噎着说你先走吧,你沉默一阵子答好,你喝完杯里的水,你起身离去,一步一步慢镜头般远去,像极了初次打照面你抱着篮球离开的背影,那时没有出声喊住你,此时也没有。我们的故事即使在梦里也没有被成全,有缘无份大抵就是如此了。














||




你好。

我,是三月。
有春天的那個三月。
在等第一場春雨。

這是2016年最後一場秋雨。
我在公園。
被澆了個徹底。
雨傘只是工具。

於是。
有了這張圖片。




|




你看著窗外飄灑著的雪,你將手從玻璃上緩緩放下,你眼神清冷毫無所想的那般炙熱,思念遠方的人,其實孤獨甚淺,最後你環保雙臂轉身回到被窩裡,你沒有回答任何消息,宛若一個失語者,沈默也許是最好的信號。 ​​​